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云川争霸】(08-09)【作者:HDN先生】
【云川争霸】(08-09)【作者:HDN先生】
字数:198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8)赌城 (9)被俘

  夜白回到欧阳美家中的时候已经是零点过后了,打开大门,客厅的灯还是开着的,只不过宗离和乐合两人已经趴在沙发上睡了。宗离看起来只是普通的睡着的样子,但乐合看起来却像是一头沉睡的野兽,粗壮的双臂搭在茶几上,似乎随时会窜起来把眼前的东西抓碎一样。

  夜白把手机和手包放在茶几上,然后走到了客厅的镜子前看了看。

  刚刚虽然搞定了那个名叫明茜的女人,但自己也不是毫发无伤。仔细看,自己胸前,丝袜,还有腰部都分别破了一些洞。尤其胸部位置,左边肩膀处基本完全撕裂,半个胸部都快露出来了。

  「去洗个澡吧!」夜白理了理残破的连衣裙,然后朝浴室走过去。

  浴室里传来水流在地板上的声音,夜白正准备伸手去开浴室门,而这时浴室门的门把却自动拧动了。确切地说,是有人在里面拧开了门把手。门被打开后,从里面走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围着浴巾的女帝。

  女帝看到夜白后只是微笑寒暄了一声,然后就脱下拖鞋走出来。她的态度比之前稍微好了些,在这里至少乐合已经对她多少有些不满了,女帝固然知道自己应该稍微控制自己一些。而当她注意到夜白身上的伤痕时候,表情不免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夜白!」

  夜白刚一只脚迈进浴室,听女帝这一声差点栽倒在地。

  「你……有没有手机?」

  「有!你要打到哪里?」夜白有些怀疑地瞄了女帝一眼。

  「我……」女帝有些羞涩地转过脸,这个样子倒是有些可爱。

  夜白把手机从丝袜筒里掏出来然后走到女帝面前递到她手里:「还是建议你先考虑一下打给谁,因为这段期间肯定发生了你自己都预测不了的事情。」然后她解开衣裙背后的拉链,走进了浴室。

  女帝回到那个卧室里,用夜白的手机输入了一个号码,但是她又仔细考虑了一下,把号码清除掉了并输入了另一组号码,最后拨通了电话。

  随着一串空白音效,电话接通了。

  「喂?谁啊?」电话那边传来年轻男性困倦的回应。

  「喂!娄震!」

  「嗯?」那边的男人语气瞬间变得强烈起来:「女,女帝?」他用急促而低沉的声音讲了这句话。

  「是我,娄震。」女帝感到了一丝欣喜。

  「女帝,你现在在哪儿?」

  「我?」女帝考虑了一下,还是说了实话,讲自己如何获救的过程告诉了娄震。

  娄震似乎是思考了一下,随后突然问了一句:「我弟弟怎么样了?」

  女帝顿时怔住了,她知道娄震说的弟弟,就是被宗离用硫岩刀劈死的娄昭,自己也是亲眼看到了那一幕,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算了!这混小子当初不听我话,迟早会出大事,让他自己担着吧!」娄震顿了顿:「你刚刚有打电话给李辉吗?」

  「李辉?没有啊!」女帝仔细想了想,刚刚第一次输入的号码就是李辉的号码,但没有拨通就被她清除了。

  「没有就好,李辉他,已经被发现了。」

  「你说什么?」女帝突然叫得很大声。

  「你没听错,就在白天的时候,李辉已经被司徒和葛稣强招揽。现在云海会已经被司徒不凡全面掌控了,前不久他刚刚和卧龙阁联手,之后会逐个铲除异己,形势相当严峻。」

  女帝心里有些慌了,这样一来,自己在云海会的左右手会逐个被司徒不凡招纳或者除掉吧!她甚至有些怀疑娄震会不会已经不是自己人了,后来考虑了一下,还是放下的这个想法。

  娄震又继续说话了。

  白天的时候。

  中午十二点时候通常饭店快餐厅都会爆满,不过在这里有一个地方一般都不会坐满。确切说应该是大多数人都不会花那么多钱来这里吃饭,毕竟北方人也不会经常去吃广东早茶。

  桌上是肠粉,豆浆,一屉少了一个的虾饺。

  李辉没有在吃,而是在用手机聊微信,看样子应该是和老婆或者什么人聊天,从他愉快的表情看得出。

  当第一个穿蓝色唐装手里拿着一对核桃的人坐在他对面的时候,李辉的表情便出现了一瞬间的僵硬,但还是热情地站起来和他问了声好。

  「虾饺怎么样?」这人用筷子夹起了一个虾饺但没有吃,阳光透过这个薄皮的虾饺映出了里面晶莹的虾仁馅料。

  「还不错!」李辉笑道。

  接着,他把虾饺吃了。

  李辉感到背脊发凉,他感觉到要出大事了。

  「好了!说正事吧!李辉,你现在也知道云海会是归谁管的。我觉得你还是良禽择木而栖,别管那么多闲事为好。」

  「嗯?你说的是什么?」李辉佯装镇定,手却已经开始不自觉地抖了。
  「我们早已经知道了,你不久前一直在追查女帝对吧?那我还是明说了吧!」这人压低了声音:「别再去管女帝了!否则你迟早要完出事。」

  「你什么意思?」

  这人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喂!让孩子说句话。」然后开了免提。

  「爸爸……」电话里传来五岁男孩子稚嫩的声音,听起来只是正常地和爸爸寒暄,没有被威逼的感觉。

  李辉瞪大双眼站起身子:「你想干嘛?」

  这人关了免提,微笑着看看李辉,然后摆了摆手:「生什么气啊?我好意让人带你儿子去吃麦当劳你还跟我发火?」

  李辉感到胸中有一股火要窜出来,但是此时此刻却又万万不能爆发出来。
  这人关了手机,然后又翻动相册把其中一张照片给李辉看了一眼。

  「啊?」

  他手机里的照片是一个提着购物袋,长发垂肩的美艳女人,只不过穿着一件长长的连衣长裙,并且胸部往下是凸起的。

  「看样子,应该已经有八个月了吧?」这人用手指放大了照片并且估计把上面美女肚子的位置给他展示了一下。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是……如果你和女帝的那些事情被你老婆知道的话……且不说她现在这个身体状况,不过足以让她那脆弱的小心脏崩溃吧!」

  这人收了手机,双手抱在胸前并后背靠在椅背上:「两个女人,一个是你以前的上司,一个是天天睡你旁边的老婆,哪个更重要?」

  李辉沉思了片刻,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那好……女帝的事情我不管了,总可以了?……」

  女帝失望地摇摇头,电话那边传来娄震反复地追问声。

  「喂?!喂?!怎么不说话了?」

  「啊?!我刚刚走神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找时间见个面!」娄震的语气十分坚定。

  「见面?见面可以,但是在哪见呢?」

  「永夜城!」

  「帮我煮一碗方便面!」蝶魅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厨房,把两包方便面放在台子上。

  「加蛋么?」欧阳美穿着皮卡丘睡衣走到厨房,他本身就个子不高,和蝶魅站在一起甚至要矮一些。

  蝶魅打了个呵欠:「这几天总加班,帮我加两个蛋吧!」

  欧阳美咳嗽了几声,从冰箱拿出三颗鸡蛋:「给你特别优待一下,这次给你加三个蛋好了!」

  「不用!两个就行了,要不……」蝶魅顿了几下,突然顺手从欧阳美手里拿来一颗生蛋直接打破个洞就开始放在嘴唇上吮吸起来。

  「喂喂喂!那可是生蛋!」欧阳美顿时惊呆了,没想到一直温文儒雅的蝶魅会做出这种举动。

  大概半分钟后,那颗生鸡蛋被蝶魅吸得差不多了,只剩下空空的蛋壳。
  「蝶魅!看不出来啊!」欧阳美咳了咳,对蝶魅调侃道。

  「有什么看不出来的?」说话的是刚睡醒的乐合,他一边揉眼一边朝厨房这边走来:「生蛋清的味道和精液差不多,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哼!」蝶魅一把将蛋壳朝乐合身上塞过去,然后走出了厨房。

  「蝶魅!」

  夜白刚刚洗完澡,穿着黑色的吊带连衣裙式的睡裙走过来,因为头发还没有吹干所以看起来十分邋遢,但面容依旧十分美丽。

  「失踪人口回归!」夜白搂了搂蝶魅,留意了一下她脖子上的纱巾,伸手去拉了几下:「这条纱巾你戴了好多天了,也不换一条?」

  「别动!」蝶魅突然推开了夜白,然后理了理脖子上的纱巾:「抱歉!这几天太忙了,有点急躁。」说完这句话,走进了浴室。

  「是不是谁惹她了?」夜白单手托着下巴假装思考着。

  「她被谁惹了我不知道,但是接下来被惹的恐怕就是我了。」欧阳美举起手里的一团黑布,散下来后是一件黑色的包臀连衣裙,就是夜白今天穿出去的那件。
  「这……」夜白的表情瞬间凝固起来了,因为那上面几个醒目的破洞看起来真的太过明显。

  「这……我不是故意的,小美……」夜白一把握住了欧阳美的右手,放在自己脸上反复摩擦。她的个子也比欧阳美高出一些,就这样微微低着头用一股做错事的孩子的眼神瞟着欧阳美:「我知道你能修补好的……」

  「别废话了……」欧阳美轻轻咳嗽了几下:「说吧!和卧龙阁正面冲突了?遇到谁了?」

  夜白把之前发生的一五一十讲给了欧阳美。

  「白蚁……」欧阳美坐在茶几边上,对面是宗离,乐合和夜白三人。

  他拿了一张纸和一支笔在上面写了「明茜」这个名字:「不错!明茜是卧龙阁已知的两个畸形人中的一个,另一个代号叫蝎子,具体不是很清楚。而白蚁是两性人,这一点我之前在假扮黑风岩时候了解过。」欧阳美仰起头拿起那张纸看了看。

  「明字怎么写?」

  「一个日加一个月喽!」乐合戴上了蛤蟆镜:「问这个做什么?」

  欧阳美自己回想着夜白和自己讲过的内容,其中一句话让他十分在意,就是那句「到了晚上还是会冒出来」。

  「知道怎么用太远和月亮分辨时间吗?」

  「很简单啊!」夜白拍了下手:「白天就是太阳,而晚上就是月亮。」
  「日,月,昼,夜,太阳,月亮。」欧阳美抬头看了看宗离和夜白:「日飨君,新月君……」

  「和我们两个有什么关系?」宗离问道。

  「没有,只是有点在意……」

  「不好意思……」

  女帝缓缓打开了房门,朝外面探出头来。

  G 城虽说不是大城市,但是也不是像佳木斯鸡西那样的穷乡僻壤。但是在这座城市实则隐藏着一座更大的城市,也就是永夜城,大小是G 城的20倍。始建于清朝光绪年间,也有一说是明末,伶息的使用者的交易,游玩休息乃至生活的场所。永夜城的入口在城市几处胡同之中